—NaYO—

—游瀛—
心里住着一只想要展翅的小鸟。

夜雨声烦性转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占tag问一下这个图的画师是谁
求太太ID
我们这里展子用这个太太的图印了票子并且没要授权
毕竟属于商用所以授权就十分重要了qwq
知道了评论或私信
十分感谢

叶神生日快乐!
我真的超爱你!❤

悠悠堇:

昨天怎么都说不听的姑娘们要是看了这个还没改变想法我也没什么好说了。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瞎七八摸鱼orz
原图来自蓝诺太太(。・ω・。)ノ♡

花吐 〔BE预警/周喻向/联文/生贺〕BY:Umi 苏苒笙

#0210喻文州生日快乐#

花吐梗BE向

可能ooc

不接受刀片

这个真的是贺文

周喻向注意


浴室里的水龙头在不断地流水,似乎要冲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水池中只有几朵雪白的花和一些残缺的花瓣。
它们固执的留在池中。
周泽楷双手撑着池子,眼中满是茫然和不知所措。
——自己是怎么了?
是玫瑰啊……还是白色的……

周泽楷这天起的很早,无关时差,也无关日常的生活习惯。说起来,自己是被痛醒的。
——那喉咙中难忍的痛。
他不知道自己得过什么有关气管和肺部的炎症。只是迷迷糊糊地起身走向浴室开始对着水池咳嗽,然后再被一朵从嘴里吐出来的花吓得彻底清醒。
就没了别的动作。

而王杰希则是被周泽楷的咳嗽声吵醒的,循着声音走进了浴室。
“小周,怎么了?不舒服么?”王杰希倚着门框,问周泽楷。
周泽楷依旧保持着双手撑着池子的姿势。
两个人保持各自的姿势,站了一会儿。
王杰希觉得早上周泽楷的反应就挺不对劲的。他向前走了几步。
周泽楷只是话少而不是哑。
王杰希越过周泽楷的肩膀看了看水池。
白玫瑰?
“小周?这是怎么回事?”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感觉到周泽楷的肩膀猛的一下颤抖。
然后又停了一阵,周泽楷摇了摇头。转过身看着王杰希,眼中满是茫然和无措。
又是一阵沉默。
喉咙上又传来一阵不适,周泽楷对着水池又是一阵咳嗽。
王杰希看着他吐出一朵又一朵白玫瑰。然后上前拍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等着他不再咳嗽。

王杰希看他没什么事就出去帮他找口罩。
看着王杰希走了出去,周泽楷觉得一阵疲惫。花吐啊?
自己只能再活……最多三个月了吧。好像是一个季度,还不错。

对着镜子良久,周泽楷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不想着找喜欢的人讨个吻好活下来,而是感叹自己还能再活一个季度。
好像比起亲喻文州一下,等死更加的现实一点。
没有多大交集,一厢情愿的喜欢,莫名奇妙的花吐症。
或许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喻文州是前辈,他……喜欢的前辈。

周泽楷最终在浴室里只是洗了下脸,他想提醒自己——
都是自作多情罢了。

王杰希看他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走上前去递给周泽楷一个医用的一次性口罩。周泽楷道了谢,接过口罩。
“小周,”
听见王杰希叫他,刚坐在床上低头看着手中口罩的周泽楷抬起了头。
“可能花语里会有提示,所以我刚才查了一下。”
“——白玫瑰的花语,尊敬、纯洁和天真。”说完走进浴室开始洗漱。
“谢谢前辈。”周泽楷低声回应,心里想着和这三个词语完全没关系的事。

三个词不是用来形容喻文州的,周泽楷这么想。

两个人是中国队来的最早的,王杰希也发了短信让众人来餐厅找他和周泽楷。
大家也算靠谱,在短信发出去半小时左右全部到齐了。
不大的桌子围了14个人,而且都直勾勾的盯着王杰希。
“小周……得了花吐。”王杰希回瞪着所有人。
“我去不是吧诶周泽楷你行啊喜欢上哪家的妹子了?你可是咱们联盟的脸啊可不能随便被拐跑了。”刚还一脸没睡醒的黄少天瞬间精神了。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说话,蹙了蹙眉。
“呵。”
周泽楷这算是回答了。
黄少天本来也没打算从周泽楷那里捞到什么,又随便说了几句也闭了嘴。

其实告诉大家也没用。
谁能管得着啊?

周泽楷是不是看看喻文州,但什么都没有和他说。

说出来前辈会觉得恶心吧?得了这个病就不要奢望治好然后活下去了。
——因为根本不可能啊。
喻文州和周泽楷的相处方式就很平淡,可以说是朋友,但好像又不是朋友。
周泽楷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喻文州,他都不记得了。大概是刚出道的时候?又好像是七季赛轮回取得冠军,那人笑着对他说恭喜。
尊敬纯洁和天真。
应该是……尊敬演变出来的复杂情绪。

那也只是单恋。
仅此而已。

在苏黎世的日子除了训练好像就没什么事可以做。
语言不通加水土不服,叶修都感觉自己瘦了。
周泽楷在花吐症的折磨下度过了一个星期。很难熬。那种难受时喉咙上的灼烧感。
从嘴里吐出来的花,即使是白玫瑰,也毫无美感。童话中的小女孩接受了上帝的眷顾才在说话的时候吐出珍珠,也不知道她的喉咙是否习惯颗粒物的经过。
而现实中的自己,可能是被上帝惩罚了吧?

喻文州是队长,这段时间对他很关照。经常问他有没有什么不舒服,还常常告诉他,有喜欢的人就要去告诉她。
周泽楷听他说这些的时候,心里一阵难受,想配合他笑笑,但每动一下都是疼痛。
我也想告诉你啊。
可是,你会答应么?
他想。

但每次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周泽楷会小小的开心一下。

真好啊。
这种自欺欺人的感觉。

他觉得王杰希告诉他的花语是错的,他和喻文州,无论是谁都和天真纯洁沾不上边。


当喻文州知道那个沉默寡言的周泽楷得了花吐症时,小小吃惊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不善言辞的周泽楷是最好相处的,没那么心脏,没有那么多的心机,任何心思都表露在眼中,可这一次,喻文州看不懂他。

“前辈,能让我进来么?”周泽楷敲开喻文州的房门,生怕喻文州不让他进去,他那双眼睛是毫不掩盖的期待,这样的眼神,让喻文州怎么都拒绝不了。
“进来吧。”喻文州笑笑,用他对待所有人那样的笑。
“小周的花吐怎么样了?”喻文州端着一杯水问周泽楷。
周泽楷摇了摇头说“不好,不喜欢我。”
喻文州听罢皱了皱眉“确实麻烦,花吐必须两个两情相悦的人接吻才能好,那小周是暗恋啊。”
周泽楷点点头“他不喜欢我。”不得不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不论是她,还是他,都是一个读音。
喻文州小小的开了个玩笑“小周长得这么帅,哪个姑娘会不喜欢啊。”顺手摸了摸周泽楷软趴趴的头发。
周泽楷咬咬嘴唇“不是。”
喻文州停下动作“什么?”
“不是女孩子。”说着,周泽楷伸手抓住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一愣,眼底的厌恶溢出,却立马被收回“小周,你是认真的么?”问出这句话,喻文州就觉得自己说了一句错话,都得了花吐,还有什么认真不认真。

两个月。周泽楷看着日历,还有两个月,他就要离开了。还有两个月,他就要离开他爱的喻文州了。
啊,今天还有比赛,周泽楷摇摇头,拿起账号卡,走向赛场。

喉咙中的痛告诉周泽楷,今天的花吐又要来了,比赛途中又不能下场,只能强憋着口中的花朵,强撑这赢得了比赛,连与对手的场面客套都顾不得,将白色的花瓣吐在了键盘上,那一瞬间,所有周粉的心咔哧咔哧的碎成渣。

一个月。时间一天天流逝,中国队赢得了世邀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世界总冠军,是属于我们是荣耀,那夜,他们狂欢了一夜,就连一杯倒的叶修都被灌了大半杯,周泽楷更是开心,喝多了不少,唯一清醒的喻文州一个一个把他们送回房间,最麻烦的还是孙翔,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又高又重,一向温柔的喻文州第一次有了想骂人的冲动。

最后剩下了周泽楷,喻文州看着这个耿直的后辈,叹了口气,认命的把他拉回房间,谁想周泽楷拉住了喻文州的手。
“前辈,我喜欢你。”
——沉默
喝醉的周泽楷有说不完的话
“前辈,我只剩下一个月的生命,陪我度过最后一个月,好吗。”
喻文州点点头,默许了周泽楷的话。

天杀的周泽楷喝那么多都不断片,所以第二天周泽楷敲开喻文州的房门,喻文州吓了一大跳,喻文州叹了口气“等我去换个衣服。”
喻文州陪着周泽楷做了所有普通情侣都会做的事,从苏黎世到回到中国,从S市到G市,周泽楷和喻文州都玩遍了,喻文州也渐渐接受了这个喜欢他的后辈,不过是一个月,一个月过去,什么都好了。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除了周泽楷越发虚弱的身体。


又是一日清晨,喻文州穿好衣服等着周泽楷来找他,本该在九点准时响起的敲门声迟迟没有出现,十点,十二点,喻文州等了整整半天,不见周泽楷的人影,喻文州这才想起去翻看日历,啊,一个月了......

喻文州冲进周泽楷的房间,看到周泽楷的尸体躺在大片的白玫瑰花里,喻文州愣在周泽楷的尸体旁,坐下来抚摸着周泽楷苍白的脸庞“你醒醒啊,你醒醒,你别吓我。”喻文州说着说着哭了出来,他俯身去亲吻周泽楷的薄唇“你不是喜欢我么?我亲了你,你怎么还不醒...”
这声音硬是把王杰希吵来,看着哭成泪人的喻文州坐在周泽楷的尸体旁,一下就明白了周泽楷喜欢的是喻文州,王杰希叹了口气“喻队,别太伤心了,小周之所以吐出来的是白玫瑰,就是因为他这样爱着你喜欢着你吧,白玫瑰的花语毕竟是甘心为你付出所有和足以与你相配……”
王杰希离开了房间,留下了一人发呆的喻文州。

回房的路上,喻文州觉得喉咙一痛,一阵咳嗽后吐出一朵白色的花。

那是一朵百合,喻文州认识的花不多,但是他看出来了,红色的花蕊,那是卡萨布兰卡。

——淡泊的永远么?

大概是吧……

         ----------END----------
※卡萨布兰卡花语
⑴伟大的爱
⑵一种充满回忆的花,淡泊的永恒
⑶易变的心
⑷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着的人
⑸死亡,一种盛开的很傲然厌世的花
⑹永恒的美
⑺负担不起的爱
⑻永不磨灭的爱
这里取【一种充满回忆的花,淡泊的永恒】